网站头部横幅
债券通:中国债市国际化的“助推器”
2017/7/15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作者:邵志媛

本报记者 邵志媛报道

紧跟“沪港通”和“深港通”的脚步,7月3日,债券通“北向通”正式上线运行,这标志着中国债券市场实现了进一步开放。

“债券通”上线首日,交易活跃。据中国货币网统计,共有19家报价机构、70家境外机构达成142笔、70.48亿元交易,交易以买入为主。

“债券通”类似于“沪港通”和“深港通”,但“沪港通”和“深港通”的交易目标是既定的几种股票,而“债券通”则打通了香港和内地债券市场,为投资人开启了新的投资渠道。西班牙侨声报首席评论员司徒正襟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说道,“债券通”为海外投资者在中国境内投资和配置提供了非常多的便利条件,同时为中国债券市场引入更多更好的中长期投资者,这也将进一步丰富债券市场的投资者类型,进而降低国内发行人的融资成本。“债券通”的开通将有助于引进境外投资者,提升债券市场的融资能力。

“捷报”不断

据了解,在“债券通”试运行首日,华能集团、三峡集团、中国联通、中铝公司和国家电投共5家企业作为“首日试点发行人”面向境内外投资者公告发行,目前这五只债券均成功完成簿记建档,全场认购倍数均在两倍以上。

同日,工银瑞信基金旗下香港子公司工银瑞信(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在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达成某笔债券的现券交易,成为首批参与“债券通”交易的境外投资机构。

另外,7月6日,三峡集团作为首批“债券通”试点机构之一成功完成发行。本期债券受到境内外投资者的热烈追捧,全场认购倍数达到3.14倍,吸引到了包括境外央行、银行、保险、资管等各类境外机构的积极参与,境外机构中标7.9亿元占比39.5%。

司徒正襟对记者说道,前期只开启“北向通”,是通过香港来加强国内债券市场的外向性,增加国内债券市场的活力,为国内债券市场的资本流入引进新鲜血液。债券市场的双向盘活,有利于国家资本的开放和金融市场的改革。尤其是这几年国内债券市场频频出现负面信息的情况下,引入香港的合格投资机构,会给国内的债券市场带来更好的洗盘效应。实现债券市场的国际化和“去糙取精”的进步和改善。

证券市场对外开放主要有两种路径。中债资信政策研究部总经理杨勤宇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一种是直接入市开放,另一种是通过债券的基础设施互连来实现开放。现有的QFII、RQFII都属于直接入市,单个机构进行运转,效率比较低,而“债券通”则是通过多级托管,相当于在境内的托管清算机构里直接体现的就是香港的CMU,CMU代表了境外所有的机构和个人,在境内是一个债券名义持有人,这种方式使得总体效率更高。

内业人士分析指出,从多层次债券市场建设方面来讲,我国债券市场的投资者结构仍显单一,做市商制度有待完善,大部分债券的流动性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债券通”中做市商机制的优化完善以及境外投资者的加入,将有助于提升做市商的做市积极性,提高债券流动性,加快市场分层。

提速中国债市国际化进程

“债券通”取得超出公众预期的进展,是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切实需要,同时也可以提振境外投资者对中国的信心。“债券通”的加速推出,将有序地推动中国资本项目的开放,巩固和提升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有利于国内外投资者享受改革开放的政策红利。

据渣打银行统计,目前中国债券市场规模全球排名第3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境外投资者参与国内债券市场的程度较低,境外机构持有债券规模约为8300亿元,占中国债券规模不足1.3%,境外投资者所占比例远低于发达国家平均25%以上的水平,也低于很多新兴国家10%的水平。

另外,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或者以各种政府信用作为背书的债券,其实在整个市场上呈现的是供不应求的态势,未来进入到整个“债券通”的资金量。杨勤宇认为,从长期来看,达到均衡的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5%到10%的比例,是可以预期的。

刘英表示,“债券通”的开通有助于吸引每年数千亿美元的流入,有助于吸引超过7万亿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市场一旦与国际市场接通,债券发行与交易将在更大的平台上进行,利率会向均衡发展,融资成本和利润空间会逐渐拉开,这会进一步倒逼国内的金融市场走向规范和理性,倒逼国内贷款利率的下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得以缓解后,诚信度高、资信状况好的企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而渣打银行同时也认为,随着中国债券市场进一步的开放,有望持续为本地市场引入活水,并且逐步扩大境内资本市场的全球影响力。

那么,越来越多的境外投资者进来以后,会不会倒逼整个中国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完善?

境外投资者进入国内资本市场的倒逼现象,估计现阶段很难出现显著效果。首先,债券市场本身是机构投资者的交易场地,很难有大规模的交易普及度。其次,债券市场是标准的金融市场交易行为,与其他基本设施建设没有关系。事实上,未来地方债或者城投债也不一定对外发放。当然,之后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尚需要时间的验证。如果能够涉及到地方政府的债券投资,可能会彻底改变现有的招商引资环境和地方债的购买实现形式。司徒正襟对记者说道。

对于中国债券市场来说,“债券通”加快了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进程,也为人民币的国际化增加一个重要窗口。

司徒正襟表示,未来国内外的债券投资者可以通过“债券通”实现基本的资产投资多元化。而“债券通”产品本身是借助香港市场通过人民币债券资产形式和香港进行金融市场的对接。真实的目的是开放国内资本市场,吸引外资对国内金融市场进行投资。在此过程中,通过“债券通”香港债券的纳入,学习香港的债券市场发行和管理经验。实现两地债券市场交易和相关监管规则的统一性和规范性。切实将香港的债券市场纳入国内债券市场的统一交易中。也为香港投资人和国外投资人进行国内资产交易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方式。

至于之后“北向通”的发展,刘英认为,一方面,要从机构投资者逐渐扩展到个人投资者;另一方面,在业务上未来将逐步扩展到债券回购、债券借贷、债券远期,以及利率互换、远期利率协议等交易。另外“北向通”还需要进一步增加外资投资者的数量,目前外国投资者的集中度还比较高,希望将来外国投资者能够更加多元化一些,不仅要有来自发达国家的投资者,希望更多来自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来自“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者参与其中。

有报告称,如果“北向通”得以平稳运行,预计“南向通”也有望在今年适时推出。

不过,在刘英看来,“南向通”暂无时间表,尤其是目前美联储加息缩表的背景下。除了要看“北向通”试运行的情况,还要看市场的需求情况,以及与国际资本市场互联互通的对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