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头部横幅
城镇化应重点关注新生中小城市
2017/7/14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作者:商寅泉

文/本报评论员 商寅泉

7月11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发改委相关官员就《国家新型城镇化报告2016》接受记者采访的解读文章。文章重点提到中国城市未来发展的一个推进项目是“培育发展城市群和新生中小城市”,称这是中国城市发展的“红利之所在”。

把培育发展城市群和新生中小城市作为重点推进的项目,发改委的这个抉择无疑是正确的。这是对城镇化的正确解读,这是对城镇化发展方向的明确定位,这份《国家新型城镇化报告2016》消除了此前人们对城镇化的种种疑虑。

加快推进城镇化进程,是在2012年底、2013年初提出来的。决策一出,多方声音纷至沓来。其中最典型的一种说法,是赶快造就超大型城市。有一篇文章提出,重点发展北京、上海、广州,让这几个城市聚集中国的1/3人口,农民都到这几个超大型城市来落户。这篇文章呼吁北京的人口目标应是一亿人,提议北京利用几年时间,要迅速吸收全国一亿人口,集聚全国最好的教育、医疗、金融机构,大力发展产业,从全国集中优势的煤、水、电、气等资源,在北京现有的行政区划中,做一个大北京。笔者读到此篇文章,深为这种城镇化的思路所震撼,也深怕决策者会被这种思路所左右而做出错误选择。而当前我们所看到的北京现状,无疑是对这种所谓“大北京”发展模式的坚决否定。眼下北京大力疏解非首都功能的低端产业、疏解与北京资源承受力不相适应的人口、疏解对北京环境以及历史文化造成巨大破坏的种种低水平、低层次、低素质因素,设立北京的人口红线,是对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最好保护,是对首都这个政治中心的最好定位。

城镇化是一个自然演进的过程。城镇化的起因是农业现代化。机械化规模化的种植与经营节省了农业劳动人口,闲下来的农民向城镇流动,从事工业和服务性劳动以获取收入,这是已经完成城镇化的发达国家的既有模式,中国概莫能外。城镇化的过程是自然的,也必然应该是循序渐进的。人为的城镇化、急功近利的城镇化,为城镇化而城镇化的城镇化,都会造成夹生饭,它的结果一是扰乱城市的发展节奏,使城市的环境、交通、道德水平急速下降,正常秩序被破坏;二是使对土地依然依恋的农民无所适从。

国家发改委把发展城镇化的重点放在培育发展城市群和新生中小城市方面,准确把握了城镇化的方向。中国城市布局当前的一个弊端是“省会独大”。除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这种国家级超大型城市在优势资源上已形成“独大”外,一些省份特别是内陆省份,由于经济欠发达,省会与其他城市相比,省会很现代很豪华,而其他城市则很破旧很落后,没有沿海省份经济布局与政治中心比较合理的分配。这种状况必须改变。接下来的工作,国家发展城镇化的目标,就是要在发展城市群和新生中小城市方面做文章。这个工作做好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社会问题、教育问题、春运交通问题,都会有比较好的解决。

城镇化是一门大学问,发展城市群和培育新生中小城市,是一个好的破题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