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头部横幅
CEPA扩容升级 “负面清单”显优势
2017/7/7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作者:刘诗萌

本报记者 刘诗萌报道

时值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之际,内地与香港的经贸关系迎来新的局面。

6月28日,经国务院批准,商务部副部长高燕与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香港签署了内地与香港《CEPA投资协议》和《CEPA经济技术合作协议》(以下分别简称《投资协议》和《合作协议》),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实现扩容升级。两个协议自签署之日起生效,其中《投资协议》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CEPA成果显著

自香港回归以来,尤其是签署CEPA以来,内地与香港间的货物贸易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日益消弭,取而代之的是经贸合作渐趋密切。内地与香港在经贸领域建立了制度性合作机制,在货物贸易领域全面实现了自由化,在服务贸易领域基本实现了自由化,在贸易投资便利化和经济技术合作领域采取了多项措施。

资料显示,香港与内地货物贸易总额由1997年的1142亿美元上升到去年的4973亿美元,服务贸易总额由1997年的52亿美元上升到去年的401亿美元。与此同时,香港还是目前内地最大的外资来源地,截至去年底,内地累计批准港资项目近40万个,实际使用港资9147.9亿美元,占累计吸收境外投资总额的52.1%。

“在非典的冲击和互联网泡沫破灭的背景下,2000年到2003年香港的经济出现下行期,为了保持香港经济的发展势头,大陆与香港签署了CEPA。”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国际贸易与投资研究室研究员张宁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道。

张宁表示,这几年来,香港的自由开放和法治化一直保持得非常好,已经连续23年被评为最自由的经济体。随着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的陆续开通,香港与内地金融领域相互开放的程度加深;贸易额也实现了快速增长;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进一步加强,成为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香港成为最重要的枢纽和节点。

谈到CEPA为内地与香港的经贸关系带来的变化,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借助香港这个跳板,更多内地的企业到其他国家去进行投资;香港的航运也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很多港口错位发展、合理布局、形成分工;香港作为购物天堂,吸引大量内地游客赴港旅游,带动了香港的经济,增加了香港的GDP。

“负面清单”显优势

据介绍,《投资协议》和《合作协议》是CEPA升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内地与香港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按照世贸组织规则作出的特殊经贸安排。

其中,《投资协议》是CEPA的一个内容全新的子协议,全面涵盖投资准入、投资保护和投资促进等内容,对接国际规则,兼具两地特色,开放程度高,保护力度大,将为两地经贸交流与合作提供更加系统性的制度化保障。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继《CEPA服务贸易协议》之后,内地在市场准入方面再次单独对香港采用“负面清单”开放方式,这也是内地首次以“负面清单”方式对外签署的投资协议。在投资准入方面,《投资协议》将进一步提升两地间的投资自由化水平,内地在非服务业投资领域仅保留了26项不符措施,在船舶、飞机制造、资源能源开采、金融市场投资工具等方面采取了更加优惠的开放措施,并明确了在投资领域继续给予香港最惠待遇,这将使香港继续保持内地对外开放的最高水平。

白明指出,“负面清单”降低了投资的门槛,拓宽了投资的路径,增加了投资的机会,对于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来说,意义十分重大。与伦敦、纽约、东京这样的世界级金融中心相比,香港的制造业比较缺乏,金融业的服务对象相对单薄,未来必然要在拓宽服务对象空间方面下一番功夫,而在CEPA的框架下,内地就是最好的发展对象。

有分析显示,继此前《CEPA服务贸易协议》正式签署之后,此次《投资协议》进一步放开了非服务业投资的准入,确保香港资本能在服务业、非服务业齐头并进,形成两条腿走路的格局。随着《投资协议》效应逐渐释放,装备制造、能源开放等领域有望迎来更充沛的港资注入。

“过去的港商主要投资的是加工贸易,利用内地的廉价劳动力来赚取利润。今后内地要从制造业大国走向制造业强国,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对香港的金融优势善加利用,也为香港带来更多机会。”白明说道。

同时,张宁表示,这份《投资协议》的负面清单对国内自由贸易区负面清单的开展是一种试点。“可以发现,内地与香港签订的这份负面清单是最短的,禁止的项目是最少的,但是在内地,以上海为龙头的几个自贸区的负面清单还是较长。刚刚公布的2017版上海自贸区的负面清单中,限制类共有10个类别,48项特别管理措施,而与香港签订的这份负面清单只有26项不符措施。可见,未来如果表明放开市场准入的风险不大,相关条目应该会逐渐应用在内地的其他自贸区上。”

合作走向深入

同日签署的《合作协议》则对CEPA及其10个补充协议中有关经济技术合作的内容进行了全面梳理、更新、分类和汇总,同时根据两地经贸合作实际需要提出新的合作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合作协议》针对香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设置专章,将通过建立工作联系机制、畅通资讯沟通管道、搭建交流平台,改善合作环境、联合参与专案建设和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市场等措施,支持香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对此,白明表示,香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可以更好地巩固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并且让香港分享到内地经济改革、产业提升带来的红利。与其他国家同我国发展的短板开展合作不同,香港将零距离分享成果,在同等条件下,与内地共同发展的香港必然更具竞争力。“就‘一带一路’建设而言,香港并不是简单的响应者,我们的倡议应该包含香港的诉求,与香港一起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这个关系要比其他国家更加紧密。”

“粤港澳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香港可以在金融支持、咨询服务、会计服务、法律服务方面发挥专业优势,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助力。”张宁补充道。

此外,《合作协议》设立次区域经贸合作专章,共同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支持香港参与内地自贸试验区建设等。

白明指出,粤港澳大湾区中,澳门是服务业中心,旅游业、会展业都非常发达;香港的金融、科技、教育资源十分丰富;深圳是创新的乐园,培育出了华为这样世界级的大企业。这其中,每个城市各有分工、错位发展,形成了一个产业群。可喜的是,在当前的发展阶段并没有太多短板出现,每一个行业都有几个佼佼者在领头。整体上,粤港澳大湾区的形成基础是非常好的。

那么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处于何种定位?张宁认为,这几年由于一些政治因素,香港的竞争力有所削弱,但是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建设有利于保持其高水平的发展势头。粤港澳大湾区的一体化重在各个生产要素之间的相互补充,从而起到协同发展的作用。比如香港土地的缺乏造成人工成本和办公成本的高昂,制约了香港竞争力的提升,如果能够让区域要素之间产生协同增值的效应,这种情况就会有所改善。

“香港在引领中国企业走向世界、助力人民币走向国际化的过程中起到了桥头堡和领头羊的作用;在与广东各生产要素深度交流融合方面还需要继续挖掘空间,寻找机遇。”张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