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头部横幅
【青晰度】木易阻燃IPO梦断 股东虚开税票被取保
2017/5/12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作者:秦湘尧

2017年4月,江苏邳州,议堂滨河工业园。

工业园内,曾经谋划IPO的江苏木易阻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木易阻燃)大门紧闭,与园区其他企业门前车水马龙相比,更添几分萧瑟。

公开资料显示,木易阻燃注册资金5000万元,主要生产高性能阻燃合成木-胶合板系列产品,拥有自主核心知识产权,曾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同时亦为邳州市辅导上市企业。当地官员在谈及该企业时,均表示该企业项目前景非常好,没落至此,无不为之感到惋惜。

为扩规模引狼入室

根据江苏省工商局注册资料显示,木易阻燃最早成立于2003年10月31日,曾用名徐州市木易星火木业有限公司,现企业法人为余林涛。

值得关注的是,现任副董事长杨光伟为该企业创始人,是“高性能阻燃粘合剂”专利权人,同时他还是中南农业大学客座教授。2010年杨光伟将该发明用于阻燃板材科研项目,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资料显示,2014年4月23日,木易阻燃法人由杨光伟变更为孙坚,2015年8月17日,由孙坚变更为余林涛。

公司创始人杨光伟告诉《中国产经新闻·青晰度》记者,当时孙坚为公司财务顾问,公司之前经营状况非常好,自己一直潜心于新技术的研发, 由于自己也做设备,2012年,公司为扩大规模和推广应用新技术,资金比较紧张,按照当时需求,还有两千万左右的资金缺口,此时担任财务顾问的孙坚主动表示,资金由他来想办法,并表示一步步地投,同时还承诺三年内让公司上市。

本以为找到了公司发展的救星,令杨光伟没有想到的是,公司的命运从此彻底改变。杨光伟对《青晰度》记者表示,“当初真没想到孙坚会把公司搞成现在这样”。

根据杨光伟的回忆,自己当时比较忙,公司的事也比较多,出于对孙坚的信任,公司几乎全权交给孙坚打理。按照杨光伟的想法,不管怎样,这么好的项目,至少不会亏损吧。

孙坚在入主木易阻燃之后,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以及前期做财务顾问的基础,彻底掌管了公司财务大权。不久之后,公司数位出纳、会计还包括一位副总先后辞职。时任该公司出纳的一位员工离职时跟杨光伟说:“杨总,我不能再干了,再干对不起你,孙坚什么都不让看,我对于公司账目什么都不知道”。

此时杨光伟才如梦初醒,开始意识到公司账目可能出了问题。杨光伟在后来的调查中发现,卖货的部分货款不知所踪。杨伟光这才意识到,之前孙坚常称公司经营资金不足,自己出于对孙坚的信任,始终都没太当回事,没想到问题如此严重,都怪自己太大意。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孙坚提议杨光伟向自己妻子邓云雪借款600万元,但是根据杨光伟的陈述,这笔款孙坚只让自己签字,但是具体怎么走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而在早前杨光伟还因为购买设备曾向孙坚借款800万元。孙坚以每月收取借款利息为由,每月从公司账目划走30多万元,一年多时间共划走353.43万元。

杨光伟还谈到一个细节,有一次因为要缴纳土地出让金,由于资金紧张,孙坚建议杨光伟向他的公司借款150万元,时隔数日,孙坚老婆在广州再次要求杨光伟出具了借条。直到后面审计,才发现这个问题。

虚开税票被刑拘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2014年4月23日,孙坚正式从杨光伟手中接任董事长,此时的木易阻燃资金依然紧张,孙坚向杨光伟提议,通过转让公司股权引入外资盘活企业,遂引荐了自己昔日的同学余林涛。

但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杨光伟的预料,杨光伟告诉《青晰度》记者,余林涛当时投入1500多万元,但这些钱实际并没有用于生产经营,而是直接被孙坚以偿还借款为由划走。

余林涛在接受《青晰度》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一直做财务投资,当时也是看好这个项目,再加上与孙坚是同学,所以才决定投资。

但是在后面合作过程中,余林涛发现,尽管公司销售是逐年攀升,但是利润却依然保持在零利润状态。余林涛经过和孙坚多次协商,通过董事会决议,2015年8月17日,由余林涛担任董事长,开始掌管经营。

在孙坚离任董事长时,公司在进行审计时发现,2012年到2015年期间,孙坚、邓云雪等人存在多项侵占、挪用公司资金行为。

根据北京华财会计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财务调研报告显示,2012年6月1日至2014年10月22日期间,除了前述353.43万元“利息款”之外,孙坚曾经先后多次挪用公司资金共计573万元,其中孙坚于2012年8月30日、31日擅自从公司账户将150万、110万元挪用至其关联公司东莞华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借贷给他人并收取利息。

值得关注的是,孙坚还将前述“利息款”中的350万元以月利率2%再次借给公司,并于2013、2014、2015年分别从公司获得利息73.01万元、76.47万元、28.14万元。除此之外,孙坚还以多种名义侵占公司财务资金共计75万元。

同时审计还发现,在孙坚掌控公司期间,其还涉嫌授意公司人员多次虚开增值税发票,价税合计超350万元。为了维护公司及全体员工的利益,木易阻燃于2016年3月初向邳州市公安局报案。

2016年3月15日,邳州市公安局以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将孙坚刑事拘留。

根据邳州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公安机关已查证属实的,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孙坚授意他人在2014年12月、2015年6月、2015年9月、10月分别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19万元、97万元、34万元、54万元,所开发票已被认证抵扣,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法律界人士告诉《青晰度》记者,对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定罪量刑标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骗取出口退税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骗取国家出口退税款50万元以上的,为刑法第二百零四条规定的“数额巨大”。 依据《刑法》第二百零五条,单位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显然,孙坚授意虚开金额已达到“数额巨大”的标准。

取保候审不合规定?

余林涛的律师告诉《青晰度》记者,孙坚利用其职务便利和掌握的会计专业知识,侵害公司利益,将公司各项经营资金占为己有,其实际所涉犯罪数额已经远远超出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列明的数额。该律师还表示,就孙坚挪用资金进行营利活动的行为,且数额较大,按照相关法律,就应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根据邳州市公安局2017年4月25日出具的《关于孙坚涉案的情况通报》显示,2016年3月14日,邳州市公安局对江苏木易阻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立案侦查,3月15日,邳州市公安局对涉嫌犯罪的原公司法人孙坚予以刑事拘留。4月3日,邳州市公安局对孙坚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7月25日,邳州市公安局侦查终结并将孙坚等人移送邳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孙坚被取保候审期间,孙坚利用取保候审的机会展开一系列的行动, 2016年5月9日,孙坚带人闯进公司,打伤值班公司员工并强行占领公司后,对公司账簿、会计凭证等进行修改、掩盖,并拆除公司监控设备。同时还要求、唆使其他人修改口供,进行串联串供。根据本报记者获取的讯问笔录显示,一苏姓人员在笔录中明确陈述了孙坚等教唆的情况。

本报记者辗转找到了被打伤员工王猛,王猛在谈及当时的情况时,仍显得心有余悸。王猛告诉记者,他被初步诊断为前矢状缝显示较宽,事情至今都没解决,但“感觉公安机关和孙坚是一起的”。

资料显示,2016年6月期间,孙坚利用其占领公司的便利和高管身份,伪造了《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等,开除公司技术人员、遣散公司员工,使公司陷入瘫痪。同时要求当地镇政府召开股东会,但未得逞,后又向徐州市工商局施压,要求其变更法定代表人为孙坚,企图完全控制公司。

资料还显示,2016年4月至今,孙坚对公司、除其之外的其他所有股东(余林涛、杨光伟)提起多起诉讼,要求保全公司及其他股东资产,称要将其“陷入诉讼泥潭”,且在多起诉讼中,孙坚的关键陈述被司法心理测试中心鉴定为“说谎”。

对于前述事实,邳州市公安局在其《情况通报》中并未提及。余林涛的律师表示,孙坚已被查实的犯罪行为中,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应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涉嫌挪用资金犯罪应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按照《刑法》相关规定,数罪并罚,孙坚应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依照有关规定,孙坚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邳州市公安局没有做到尽职监管,甚至存在不作为、渎职行为。

邳州市人民检察院政治部一夏姓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该案正在办理当中,该夏姓负责人强调,邳州检察院一定会秉公办理。

对于前述系列问题,孙坚在接受《青晰度》记者采访时全部进行了否认。孙坚告诉记者:“前面这些都是假的,都是余林涛与杨光伟为了侵吞我的资产和掌控公司,故意捏造和污蔑,两个都是坏人”,但孙坚坦承,公安机关出具的东西以及虚开税票被刑拘的事情是事实,对检察院起诉书以及讯问笔录并未进行否认。

孙坚表示,自己在木易阻燃持股52%,而余林涛和杨光伟持股48%,自己的损失更大。采访结束后孙坚还给记者发来信息,称证据主要集中在司法机关手中,如需查清事实需到司法机关调阅或等待司法机关进一步调查、审理、判决。

作为议堂分管工业园的邳州市议堂镇委副书记薛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木易阻燃的项目非常好,此前也效益不错,是当时工业园区引进的较好的科技型企业,时至今日,他也感到惋惜。

薛松表示,事发后孙坚家属找过政府,政府也曾试图做孙坚、余林涛二人的工作,让企业回归正常运营状态,甚至最后连二人学生时代的班主任也请来缓和关系,但均以失败告终。

当记者问及是否邳州招商环境出现问题,薛松则表示,工业园区也有几家企业关门,但是大的问题还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