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头部横幅
噪音神器“以暴制暴” 小心维权变侵权
2017/4/19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作者:刘一庆

本报记者 刘一庆报道

近来,网上一款“防楼上噪音神器”开始流行,不少网友都竖起大拇指表示,终于有办法对付楼上无良邻居了。

刚刚过去的“4·16”正是世界噪音日,而近年来城市噪音污染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城市噪音对于居民的干扰和危害日益严重,这也已经成为城市环境的一大公害。

据了解,“防楼上噪音神器”现在有很多类型,主要是将电机固定在天花板上,通过高频振动发出响声提醒楼上安静。

消费者声音

幸福的人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而每一个购买噪音反击神器的人身上都有一个故事。

最近刚买了机器的赵先生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我觉得买这个防噪音器的人一定都是被逼无奈,我也是被楼上那家的小孩儿逼疯了,整天不穿鞋来回跑,有时候还玩扭扭车,拿个小锤子之类的硬东西使劲儿敲地板。去楼上找了三四回了,最后都吵起来了,我以前也报过警,警察也无奈,说没有办法,只能协调。但是买了这个宝贝之后感觉太平了,楼上一跑我就开,立马有效果,实话讲也特别解气。现在,小孩子老实多了,前几天朋友到我家问我这是什么并且打算也买一个。”

王小姐居住的小区比较老,房屋隔音较差,她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单说我家楼上每天晚上该睡觉的时候,总有人穿着高跟鞋哒哒哒来回跑,跟踢踏舞一样,听的人特别心烦,找了好多次,已经数不清楚了,但是楼上变本加厉,还跟我讲,这是他自己家,爱怎么走怎么走。我实在是无语了,斗争一年半了,苦不堪言,神器在手终于可以出口气。她一穿高跟鞋在家里乱跑,我就开,效果也挺明显的。”

王小姐补充说:“不到五分钟就安装好了,特别简单。我被楼上那帮没素质的人折腾了长达一年多,现在都快神经衰弱了。但有的时候噪音对自家也有点影响,真的是互相伤害。不过第一次用的时候,楼上听到动静就突然安静了,隔了一会儿又开始报复似的反击,他敲我就开始打开机器,双重伤害。要是大家都能够互相理解,我想没人愿意花钱买这么个东西放在家里头。现在用久了,甚至觉得放在家里当个装饰品都挺好看的。”

“我已经有半年没有睡过六个小时以上的觉了,我也上门沟通过,通过物业沟通、联系业主开会,这些方法用尽了,但是没有一点改善。架上机器之后真是说不上来的安心,终于不用再受气了。用了小半个月,虽然每天早晨6点多还是会被楼上的声音吵醒,但是至少晚上有了很大的改善,基本开个一分钟警告就能消停了,准备再试试预约功能,希望楼上能够早点儿消停。效果很明显,威力非常强大,上次楼上报警了,警察说站在楼上确实感到非常难受,但是当我跟警察说明原委之后,他们也很无奈,也表示理解,不过依然劝说我不要用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另一位买家王先生说。

某淘宝卖家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购买防噪音神器的消费者还挺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受楼上欺负,沟通未果,最终无奈选择使用这种产品。有顾客在购买的时候告诉这位卖家:“实在是没办法了,都是被逼的,谁不想退一步呢?但有时候对方太过分了。”

这位淘宝卖家还说道,现在这类产品还在慢慢改进中,机器性能已经有所提升,比如新的机型,包括了圆筒的主机内置振动器和音响,能通过手机蓝牙控制播放音乐,并且同时能敲打产生振动,双管齐下,效果也比较明显。另外有的机器还配有多功能遥控器,可以一键定时和减小力度,以及改变工作模式。

法律、安全风险

神器好用,但是否合法呢?对此,《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了山西高斯通律师事务所郭志浩律师。他指出,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及行政法规均都没有明确地禁止这一类商品的生产及销售,但这并不代表此类“防楼上噪音神器”的生产销售就是合法的。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破坏国家经济计划,扰乱社会经济秩序”。

郭志浩表示,防楼上噪音神器这种以暴制暴的方式是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对于民事纠纷,无论是从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还是道德伦理的角度来看,都不提倡使用“以暴制暴”这种方式来进行解决。单从“防楼上噪音神器”来看,这种设备发出的噪音会严重影响到楼上住户的正常生活,也就是侵害了楼上住户的相邻权。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师王迪表示,用户购买使用这种商品是因为没有一个具有约束力、评判力的平台来让邻里之间通过协商沟通解决问题。过去传统单位社区,单位对住户具有一定约束力,而随着社会发展,当今中国社区从传统的单位社区变成了商品房社区,社区处理此类问题的能力也随之弱化。

“即任何民事活动都应当尊重广大市民公认的道德准则及公序良俗。”防楼上噪音神器“这种以”以暴制暴“为主要目的的商品不符合我国普遍认可的公序良俗。故此类设备的生产销售明显是违反法律原则的,有关部门应当加强对此类设备的市场监管。”郭志浩补充道。

值得注意的是,郭志浩还指出,这种设备的使用很有可能会对楼上住户甚至整栋大楼的房屋结构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这样一来就会涉及到民事赔偿,严重情况下还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所以说,这种“以暴制暴”的方式一定是不可取的。

北京建筑大学道路桥梁专业的王教授称,如长期使用这种大功率的机器对墙体进行振动,很可能对楼房造成损坏,严重的话,还可能造成房屋裂缝,影响居住人的安全。

一位具有多年安全生产经验的安全工程师宫亮则表示,从用电安全考虑,这款商品并不存在太大安全隐患,在建筑安全层面,这款商品是通过振动楼板产生声音,由于不知道具体房屋质量和振动强度,短时间内的安全问题不好做出评判,但长时间使用对楼板寿命肯定会有影响。

理性对待邻里噪音

使用“神器”不仅侵害了邻里权益,还会伤害邻里感情。

郭志浩认为,邻里间发生矛盾,首先应当通过沟通来解决问题;其次可以通过物业和社区等第三方进行调解;最后还可以通过诉讼等法律途径来进行解决。

值得一提的是,郭志浩告诉记者,通过诉讼等法律途径解决,必须对自己主张的事实向法院提供相应的证据进行证明。单从邻里之间的噪音问题来看,对噪音的取证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一般情况下,郭志浩分析指出,录音证据提交给法官时,由于环境的局限性,法官并不能完全地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就给最终的判决带来一定的影响。此外,即便法院下达了判决,其内容也通常是“责令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由于缺乏具体的赔偿标准,损失往往无法得到当事人的满足,对于停止侵害更是无法进行有效的执行。

据了解,我国《物权法》规定,业主具有相邻权。制造噪声侵犯了邻居的相邻权,邻居有权要求停止侵害,甚至可以报警,到法院起诉,要求赔偿损失。同时,相关噪声达到一定标准,就会构成污染违法,环保部门可以进行制止和相应处罚。

其实,纵观世界其他国家,这些国家对付邻里噪音纠纷都有明确的规定。澳大利亚2008年就各种居民区域产生的噪音颁布了管理条例。1971年,英国就对生活噪音做出了很明确的规定;伦敦市2004年的法令甚至规定:居民在使用收音机或电视机时,声音不得传出8米,家养的宠物也不得发出过大的叫声,在居民区任何人不能摁喇叭、吹哨和鸣笛。

德国则规定22点后不准大声说话、放音乐等,周末要举行聚会得事先征得邻居的同意。美国多数地方法规都包含了关于“安静时间”的规定。

郭志浩还指出,对于此类问题的解决措施,最好的途径就是通过沟通、调解等方式进行,楼上楼下的住户本身就是要在一起居住相处几十年的邻居,双方最好还是要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包容,都要尽量地克制情绪,多从自身找不足,避免因琐事引发更大的矛盾,这样最终双方都会得不偿失。

社区维权专家陈凤山认为,邻里之间因噪音产生纠纷,遇到“不近人情”的邻居,矛盾解决起来的确需要很长时间。作为邻里,一方面有责任不给其他人带来干扰,另外也要有一定的容忍度,比如邻居家的孩子很吵,家长可能控制起来也有难度,这时候作为邻居应该理解并适当容忍。双方如不能当面沟通,可以用“写纸条”等平和的方法代替,不能一言不合就去“敲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