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头部横幅
河南拟新规 为见义勇为者“做主”
2017/4/12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作者:吴琼

河南拟新规 为见义勇为者“做主”

“禁辞退见义勇为者”有待细化

本报记者 吴琼报道

见义勇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近年来,却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敢再见义勇为。在许多人看来,这与一些不良的社会风气以及对见义勇为者缺少相应的法律保护是脱离不开的。

河南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于今年4月1日出台了一项关于《河南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规定非因法定事由,企业不得辞退或者解雇见义勇为人员。

浙江省人才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诗达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台此《条例》的初衷在于希望见义勇为的行为得到社会的认同,也希望企业可以给予见义勇为人员更多的照顾。“因为一些企业的员工因见义勇为后受伤,而被企业辞退的现象,屡见不鲜。”

对此,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闫创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这一方面是为了弘扬良好的社会风气,不让见义勇为者“流血又流泪”;另一方面,在刚通过不久的《民法总则》中也确定了见义勇为的法律规定,出台此意见稿是为了响应和落实《民法总则》。

各省或陆续出台相关配套法规

“见义勇为虽不属于法律上的概念,但对这种行为散见于目前我国正在施行的《民法通则》中关于无因管理、防止侵害、正当防卫、紧急避险等规定以及最高法的部分司法解释等,并且都对此作出相应上述行为的人以鼓励的态度。”北京汇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杜海港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提到。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在今年3月15日召开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审议通过的《民法总则》中确实有对见义勇为者的相关法律规定。

其中,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

另外,在第一百八十四条中还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除了《民法总则》和河南省的这一《条例》在保护见义勇为人员的合法权益外,公安部也于日前发布了关于《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指出见义勇为人员的医疗费、康复费等因见义勇为引起的合理费用,由加害人、责任人、受益人依法承担。

不仅如此,《意见稿》还明确了何为见义勇为人员。见义勇为人员是指不负有法定职责、法定义务或约定义务,为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挺身而出,同正在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或者抢险、救灾、救人,事迹突出的公民。

需要看到的是,早于2012年7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便颁布了《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民政部等部门关于加强见义勇为人员权益保护意见的通知》,规定要积极完善见义勇为人员权益保护的政策措施。在具体实施上,不仅要保障低收入见义勇为人员及其家庭的基本生活,提高见义勇为负伤人员医疗保障水平,还要扶持就业困难的见义勇为人员就业。同时,加大对适龄的见义勇为人员或其子女受教育的保障力度,解决见义勇为人员家庭住房困难。

不难发现,对见义勇为人员的相关规定不在少数,闫创告诉记者,后续各省肯定要出台配套的地方性法规和规章。

《条例》待细化限定

对于河南省的这一《条例》所提出的“非因法定事由,企业不得辞退或者解雇见义勇为人员”的规定,有人直言,初衷是好的。但作为见义勇为人员,不能因为一次见义勇为而成了资本,就享有被辞退或解雇的“豁免权”。假如因为是见义勇为人员而经常违反企业相关规定,不按时上班,不完成相关任务,又该怎么办?

记者采访了河南省焦作市的一家公司,该公司的负责人也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质疑道,“如果这位见义勇为人员平时在公司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甚至违反劳动法或丧失了劳动能力怎么办?企业难道还是不能辞退他吗?”

除此之外,据有关媒体报道称,近年来,对于见义勇为者由于过分的宽容,也助长了一些见义勇为者学坏了。如:上海姑娘何涛2004年与安徽六安农民工侯灿相识并热恋。2005年一场突发车祸致侯灿瘫痪,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但何涛没有放弃。2006年何涛毅然来到六安落户,护理下半身瘫痪的侯灿,养育孩子,伺候半身偏瘫的婆婆。2009年9月,在第二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活动中,何涛被评为“孝老爱亲”全国道德模范,之后还获得“五四青年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等一系列荣誉称号,还当选为六安市人大代表。但她之后彻底地变了,也许是她认为自己是个“名人”,犯了错有关部门不会对她进行深究,各种驱利性使她铤而走险,干出了买卖国家证件的违法行为,最后被判了刑。

对此,杜海港解释道,“其实,出台此《条例》与法律并不冲突。《条例》中已经指明前提是非因法定事由,企业不得辞退或解雇见义勇为人员。如果其在工作中表现不好,违反劳动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时,仍然要依法承担相应责任。”

与此同时,闫创也认为,“见义勇为人员也是劳动者,劳动者的表现主要依据《劳动合同法》和公司的规章管理制度,如果见义勇为人员在工作中的表现比较差,也是会被公司调岗调薪,甚至解聘的。”

不仅如此,在闫创看来,“非因法定事由,企业不得辞退或者解雇见义勇为人员”的规定并不一定能有效地保护见义勇为人员,因为在实践过程中,企业还是可能会以各种理由解聘这类劳动者。

闫创向记者进一步强调道,“企业辞退或解雇是依据《劳动合同法》,政府条例规定这个在实践中不会得到良好的执行。如果想在实践中得到良好的执行,则必须明确列举,企业不得辞退或者解雇见义勇为人员的期间和情形。”

政府应承担更多责任

但陈诗达也提出,“如果见义勇为一方造成了较大的伤害,使其不能正常工作。

但之前的工作表现又不错,企业又不能完全解雇,这就造成了这个见义勇为人员的今后生活中产生的经济费用都要由企业承担,这是否合理也是值得商榷的。"

“我认为这种情况还是应由政府承担相应的费用,而非企业。由于见义勇为是社会现象,而企业属于经济组织。不能由经济组织去承担一个社会责任。”陈诗达说道。

“另外,作为主管劳动者就业的人力资源部门及下属的劳动争议仲裁院,在审查见义勇为人员的劳动仲裁案件时应特别注意,保护好见义勇为人员的合法权益。”闫创指出。

不仅如此,杜海港指出,这是对见义勇为人员的特殊保护。全社会都应该形成一种共识,无论从法律还是在企业内部制度上都要对见义勇为人员进行特殊的优待,细化各项规定,跟进各种配套措施,可以专设经费,优先保障他们的合法利益。

在他们看来,只有这样做,才能更好地执行《条例》中关于“非因法定事由,企业不得辞退或者解雇见义勇为人员”的规定。

除了“非因法定事由,企业不得辞退或者解雇见义勇为人员”的规定外,《条例》中还规定,在见义勇为人员负伤治疗期间不得扣发工资奖金。另外,如见义勇为者受到打击报复,人身、财产等合法权益受到威胁或者侵害的,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有效措施予以保护。

为更好地实施这一《条例》,杜海港表示,“此条例关键是在执行过程中要形成尽可能大的社会共识,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这就需要在条例出台后扩大宣传,树立典型。且除了对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外,还要对雇用见义勇为人员的企事业单位进行实质的鼓励等。”

除此之外,闫创还举例道,对于实施见义勇为人员负伤的,先看是否构成工伤,如不够成工伤,则按照《伤残抚恤管理办法》的规定,由民政部门评定伤残等级并享受相关待遇。

“见义勇为人员负伤的,政府应专门设立救助基金,由政府专门基金支付医疗等其他费用。”闫创指出,另外,对于见义勇为人员申请确认,如果对确认结果不服,只是规定向上一级机关复核。应进一步明确对复核结果不服可提起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