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头部横幅
河南范县:“预留地”尴尬到何时?
2017/1/12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作者:尚冰昕 周文奎

预留地款疑“失踪”追踪报道:

河南范县:“预留地”尴尬到何时?

本报记者 尚冰昕 周文奎报道

2016年11月9日,本报刊发《河南范县:预留地款疑“失踪”》一文,对河南省范县部分村庄农民上交政府的预留地款下落不明的情况进行报道。文章刊发后,范县城关镇近日向《中国产经新闻》发来《情况说明》,并就相关情况给出答复。尽管如此,围绕此次预留地征收合法性及预留地款的后续处理等问题依然存有争议,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将考验地方政府依法行政的执政能力。

土地征收涉嫌违规

范县城关镇给本报发来的《情况说明》表明,北杨浦村、李庄村等村土地被征用合理合法,依据为河南省政府“豫政土【2015】172号”文件。

然而记者注意到,“豫政土【2015】172号”明确强调:“你市(濮阳)和范县要严格依法履行征地批后实施程序,按照征地方案及时支付补偿费用,落实安置措施,做好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工作,妥善解决好被征地农民的生产和生活,保证其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维护社会稳定。征地补偿安置不到位,社会保障措施不落实的,不得使用土地。”

那么范县在这次征地过程中,是如何做的呢?

据北杨浦被征地村民证实,2016年9月13日前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粮食补贴账户里被打进了钱,后经了解是征地补偿款,大约49000元/亩。之前,因为补偿太低,村民们一直不同意政府征收,拒绝在征地确认书上签字。为确保征收进度政府不惜动用警力实施强征,他们不仅“被签字”,现在又“被打款”,“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口粮田,我们的社会保障在哪里?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村民如是看抱怨。

2014年《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市县征地信息公开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将市、县政府用地报批时拟定的“一书四方案”明确纳入了市、县征地信息主动公开的内容。北杨浦村村民和律师也据此向国土部门递交了要求公开“一书四方案”的书面申请,但范县国土局拒绝做出答复。

记者也多次去范县国土局,就此次土地征收的“一书四方案”卷宗向对方提出采访请求,但该局以不方便为由拒绝提供,只向记者提供了《建设用地呈报说明书》、《补充耕地方案》、《征收土地方案》。

记者从相关方面获取的《征地调查结果确认表》载明,在“被征地农户代表”一栏中有6个村民的签名,签署的日期为2016年6月16日。经与北杨浦村一组的组长、会计等人确认,他们表示,“这份表格显然是2016年4月5日征地冲突后补签的,这6个签名人中均不是一组的村民,而且这次征地中也并不包括这6个人的地,他们怎么能代表被征地户签名呢?”

记者随后找到表格中一“被签名”的村民曹某核实,他表示自己并没有见过这张表,上面的签字也根本不是自己的笔迹,不知是何人打着自己的旗号签字。

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记者,国务院2004年颁布的《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明确规定,“对拟征土地现状的调查结果须经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确认”,此规定意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防止征地机关在被征地农民不知道调查结果的情况下进行征地活动,侵害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作为征地报卷的必备材料之一的《征地调查结果确认表》,需由被征地户、组长、村委会多方签字,缺一不可。对于农村集体土地而言,没有征地批文或虽然有批文,但报批材料中的《征地调查结果确认表》未经土地承包人签字,依据《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违法,北杨浦村的这次征地显然涉嫌违法。

预留地款进入财政账户

关于与上述征地有关的预留地款情况,范县提供的《情况说明》也给予回复:“预留地款共1109.299408万元,并不是2100多万元,并且村两委并未直接管理,而是有村民选出的18名代表共同管理,操作过程公开、透明。北杨浦村委会与2014年5月13日申请将预留地款1109万转入县财政局,2014年5月19日该笔资金转入县财政局国库股,有转账凭证,不存在账户撤销、资金转移、挪用问题,更不存在巨额预留地款失踪问题。”

现在预留地款有了着落,不过,村民依然困惑,1000多万元以每亩49000元用于补偿被征地户的216亩预留地,这是否合法?县里要转化国有土地,本应县财政直接出钱补偿村民,范县何以拿北杨浦村民所交预留地款补偿本村被征地农民?

对于县里的回复,有村民代表也表示忧虑,北杨浦村18个村民代表中有4个是理财小组代表,转账凭证显示操作这次转账的是曹秀栋一人,但银行印鉴、凭证、村委会公章等又不在他手,显然不是他个人能完成的,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也并没有和18个村民代表全体开会。记者欲向曹秀栋核实,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然而,在之前采访中,记者就预留地款是否进入财政局这一问题进行核实时,财政局工作人员表示,预留地款是农民的集资款,是集体的钱,不大可能进入县财政账户,即便进入财政,只能算是非税收入。经向非税股核实,该股工作人员答复记者,并未收到预留地款。

日前,当记者再次来到范县财政局,该局国库股工作人员当着记者的面进行电脑查询,北杨浦村的预留地款确实已经到账。当记者询问该款的用途和性质,该局相关人员均无法向记者解释此款的性质。

当记者问及如果有村民提出退款问题时,该局综合股工作人员答复称,需要范县国土局开证明,才能给村民个人退款。这位工作人员也表示,在北杨浦村预留土地还没有批复下来的情况下,这部分钱不能算土地出让金,当然也不归国土局支配。

预留地问题如何脱囧?

据记者调查了解,范县因预留地及预留地款引发问题,北杨浦村并非个案。

城关镇李庄村,村民2013年9月缴纳预留地款,先期存在范县德商银行,后被转至财政局。

龙王庄镇兴锋寺村,按照每人10000元的标准,2013年8月27日存入龙王庄镇兴峰寺村改造项目指挥部在范县农村信用社开设的账户。2013年12月28日,预留地款4583523.82元也被转入县财政局。

白衣阁乡柳北村,2011年8月份,村民以每人8634元缴纳预留地款。2011年8月29日,预留地款1138131.7元被转入县财政局。

经记者了解,在这些被调查的村子,有的村预留地被调整过数次,原来计划给村民的预留地都搞了商业开发,政府又一次次重新选址给村民规划新的预留地。

对此,受访的村民普遍表示,对于政府在农村采取预留地实施新农村改造的做法他们予以支持,但对预留地款上交这么久,政府却迟迟不让建设的不作为难以理解。

有村民说,如果预留地建房,大概成本价每平方米1000多元,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一块土地,政府批的商品房阳光华府短短三四个月就封顶,并以每平米三四千元的价格开始卖楼了,而村民预留地却拖了三四年迟迟不让建设。好多村民等着结婚用房等刚性需求的,只好被迫高价买开发商的房子。据此,有村民认为,这是政府明着要保护开发商的利益。

对于村民的普遍质疑,2016年1月30日,范县政府方面通过网上答复:目前,兴峰寺村改造提升工作正在实施,剩余预留地建设费用尚不能发还村民。龙王庄镇党委、政府正推动兴峰寺村改造项目健康发展。

采访中,多个村村民向记者反映,他们从濮阳市有关部门获悉,预留地现象濮阳市五县一区唯范县独有,当年的政绩工程如今陷入困窘之境。在本报去年11月份报道后,县里让村民继续补交钱,称将预留地变为国有土地,通过招拍挂让村民把地再买回来,每亩地招拍挂30万元。如果村民不买回来,县里将把预留地收回。

村民据此质疑,政府从村民手里征地,每亩补偿49000元,且还是村民拿自己交的预留地款补偿给被征地村民,政府转脸把地卖给村民每亩成了30万元,这就是政府的“生意经”?

即将结束本次采访时,记者在柳北村的电线杆上看到一张限期缴纳预留地款的通知,为了让村民放心,特别注明:“李万林拿卡,何东松设密码,朱腾保收银行小票。”对此,当地村民说,“政府在预留地问题上面已经严重失信,预留地问题涉及这么多村、这么多人,到现在不死不活,还让我们交钱,谁能保证我们的钱不打水漂?”


《中国产经新闻》报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5  京ICP备120452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