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头部横幅
钢铁去产能打响新年第一枪
2017/1/10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作者:郭航

钢铁去产能打响新年第一枪

差异电价考验政府执行力

本报记者 郭航报道

在整个2016年,钢铁行业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无疑是“去产能”,而在新年刚刚开始之际,钢铁业就打响去产能行动的第一枪,这也标志着去产能仍将贯穿于整个行业之中。

近日,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联合发布《关于运用价格手段促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钢铁行业实行更加严格的差别电价政策和基于工序能耗的阶梯电价政策,以进一步推进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

文件明确指出,自2017年1月1日起,钢铁行业限制类企业维持每千瓦时加价0.1元;淘汰类由每千瓦时加价0.3元提高至每千瓦时加价0.5元;未按期完成去产能任务的缸体企业每千瓦时加价0.5元。与此同时,两部委还提到,各地可结合实际情况在上述规定基础上进一步加大差别电价、阶梯电价实施力度,提高加价标准。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利用电价进行调节,可能直接影响超过1亿吨的钢铁产能。随着对淘汰和未完成去产能任务的钢铁企业实施更高的电价,利用价格杠杆,这将有利于落后产能的加速出清。

价格调节凸显决心

其实对于差别电价,能源行业并不陌生。从2004年开始,国家发改委就对钢铁等八大类高耗能行业区分允许鼓励类、限制类和淘汰类执行差别电价政策,对促进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是进一步利用差别电价、阶梯电价等价格手段,推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希望进一步促进钢铁企业实施节能降耗技术改造,加快淘汰落后生产能力,提高钢铁企业的整体技术装备水平和竞争能力,从而化解钢铁行业过剩产能。

此次利用价格手段进行调节,也被业内看作是“强硬手段”。这也与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的严峻形势有关。

“2016年虽然去产能形势一片大好,但所去产能中,70%的产能属于无效产能,本身已经被淘汰的产能,因此2017年才是钢铁去产能的攻坚之年,必须使用一些更为强硬的手段来推动去产能的进行。”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研究员葛昕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

以往国家去产能,主要通过行政手段,执行效果往往取决于执法成本。而此次政策更像是将行政手段与经济调节结合起来。

“差别电价政策有利于国家进行去产能调整,通过行政与经济的双重手段对去产能进行主动攻击,通过提高电价加大钢材产品的成本输出,让落后产能输在成本上,从而达到去产能的目的。目前国内去产能主要还是通过行政手段,执行效果往往取决于违法成本,去产能最终还是需要经济行政两种手段共同进行。”卓创资讯钢铁行业分析师刘新伟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针对发布的“差别电价”政策,葛昕表示,这是一种指导化的市场调节机制,在他看来,在当前的钢铁去产能过程,行政力量要大于市场力量,而且行政力量的执行效果也更突出。事实上,此次“价格手段”,虽然是通过差别电价,以市场化的力量,提高了落后产能的生产成本,更是加大了企业的违规成本,但附加了行政手段的强制性。

“因为《通知》规定,各地必须严格执行这个标准,不得擅自降低钢铁企业的用电价格,发改委、工信部、国家能源局等部门都将不定期对执行情况进行抽查。”葛昕说道。

而对于执行差别电价所多收的电费,则将主要用于“奖励钢铁行业先进企业、支持钢铁企业节能技术改造、淘汰落后和转型升级”。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差别电价政策为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奠定了基调,也是为了防止落后产能死灰复燃。后续可能有更为严格的措施,不排除在个别情况下,采取更为强硬的行政手段来促进去产能,比如对违规产能实施停电、限电等强硬措施。

落后产能 成本增加

“电价的成本占到了普通钢材价格的1/10左右。”上海钢联管理咨询中心副总经理张铁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这意味着淘汰类企业的生产成本将出现较大增加。

据了解,钢铁行业淘汰类包括了44项内容,其中400立方米及以下炼铁高炉,200立方米及以下铁合金、铸铁管生产用高炉;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化铁炼钢;30吨以下的转炉和电炉等企业。

而全国400立方米及以下容积高炉在早几年就列入淘汰产能,很多钢厂已扩容升级或者在相关部门中备案达450立方米甚至以上,据调研实际炉容在400立方米及以下已经非常少,产能约1000万吨,其吨铁成本将因差别电价上升15元左右。

据了解,全国中频炉产能约8000万吨,年产量4500万吨。中频炉生产一吨钢铁的耗电量为600度左右,本次价格上调将每吨钢材的生产成本提升120元。耗电量越高的装置,电价成本也将更高。根据“我的钢铁”Mysteel的统计数据,全国中频炉钢厂粗钢产能约为1.2亿吨,2016年产量在4000万吨左右。随着本次对钢铁淘汰类电价上调,这些钢铁产能的生产成本增加。

“我国很大数量的地条钢生产均是采用工频炉、中频炉进行生产,这些对电价极为敏感,因此差别电价政策下对地条钢的打击也是显而易见的”。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除了中频炉以外,此次政策对于高炉以及电炉都产生了影响。来自长江证券的研究认为,高炉吨钢耗电约450度,同时按照行业自发电比例50%估算,若全部按照淘汰类产能来看的话,吨钢成本将增加约40元。对于100万吨级长流程钢厂而言,电费每提高0.1元将使得电费上升500万元以上。

“去年以来的大规模环保等各类政策的实施,最先受到冲击的是中小民营钢铁企业,今年刚开始,又运用价格战进行调节,还带有惩罚性措施。成本价格提高,钢铁的优势就不在了,今年的日子注定不好过。”一位民营钢铁从业者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坦言道。

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对大型企业影响不是很大,但对于落后产能及小型企业来说的确增加了企业生产成本,降低了钢材价格优势及竞争力,其更容易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通过差别电价进行调节,但一些落后产能依然有成本优势,因此仅靠这一项价格政策还是不够。有专家指出,未来如果配合水价、税收等综合政策的调控,能逐步缩小这些企业的生存空间,从而倒逼落后产能出清。

政策执行力仍需加强

虽然差别电价可以有效调节钢铁行业去产能,但通过以往的观察,这项政策执行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

从售电方而言,对于电网企业,目前对于电网公司的考核仍是做大做强,电网企业不得不追求利润,减少供电量将使这些企业无法完成售电任务。

从工业用电价格构成来看,上网电价、输配电价、惩罚性加价、价内税金、政府性基金中仅价内税金涉及地方分成,其他收入对地方财力没有什么直接贡献,惩罚性加价收入归口和用途也不明确,地方政府执行动力也就不足。

“一些地方政府出于对地方经济发展和社会就业稳定的考虑,对落后产能明面上是坚决去产能,背地里反而是保护。有的依然没有停止电价优惠政策,部分地方政府担心实行差别电价政策影响当地经济发展,是导致差别电价政策贯彻情况不理想的原因之一。” 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副秘书长刘如君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差别电价并不是第一次提出,中国的差别电价政策始于2004年6月,措施近些年实施效果不佳主要还是在于执行不到位,一般地方政府对高耗能行业多采取电价优惠,因此,地方政府的实施力度仍然是去产能的关键。”卓创资讯分析师胡雪飞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认为,导致这一局面的根本问题是各级政府和央企没有形成政策合力。大家都要讲大局,树立集体观念。不能因为地方利益自说自话为所欲为。只有这样,才可能在这一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攻坚战中打一个胜仗。


《中国产经新闻》报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5  京ICP备120452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