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头部横幅
巴黎气候大会开幕05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模式转变为“自下而上”
2015/12/1 来源:产经新闻 作者:本报记者 刘一庆
 

本报记者刘一庆报道

 

北京时间30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巴黎郊区的布尔歇会展中心召开,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美国总统奥巴马、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内的14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巴黎齐聚,共商2020年后国际应对气候变化机制,这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出席气候大会。

 

 自下而上模式,国家自主贡献

 

     巴黎协议将是一个转折的重要标志。在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高风看来,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模式由《京都议定书》自上而下强制减排模式转变为自下而上模式。

    本次巴黎气候大会与《京都议定书》签订时处于不同的历史阶段。首先,本次气候大会是自下而上,是由基础开始,由大家共同努力达成一个较宏大、长远的协定;此外,它推动了在气候、节能减排等方面的发展,不同的大国所扮演的角色发生了变化,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与金砖国家在该过程中继续发挥主要的推动作用,且与以往不同的是,中国作为新兴大国,拥有更多担当,可能会承担起更多更重要的责任;其次,全球经济形势发生着变化,美国经济虽在复苏,但仍面临一些问题,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因本次气候大会是在新的全球经济形势下开展的,在该背景下,气候问题也面临着新的形势。前段时间,出现恐怖袭击,在这样特殊的安全背景下,大国领导人共同探讨气候问题使得政治意义与经济意义更为显著,更具有特殊性。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保建云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目前已有160多个国家提交了国家自主贡献文件。中国代表团首席谈判代表、国家发改委气候司司长苏伟曾经指出,国家自主贡献将成为巴黎协议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展示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信心和重要行动。

保建云表示,之前是各国共同商讨,制定任务与目标,虽有自主成分在其中,但是,也对大家形成一定约束。然而本次气候大会所透露的信息是160多个国家可以自主作出贡献,根据自己的情况,在能力范围内,承担全球气候减排方面相应的责任。另外,在自主的基础上,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条件设定自主目标,并在国内制定相关政策,进行气候减排的相关安排与行动。另外,在全球减排、防止气候恶性变化等一些系统问题方面,各个国家可以自主地进行分工合作,进行自主性的相互协调,拥有了更多灵活性。最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大国,以及一些新兴经济体,在该过程中应该会扮演重要角色,且该角色不是被动担任的,而是主动承担的,是一种为全球气候改善、减排作出贡献的自主性行为。自下而上较以往来看,更能调动各国的协调性,更易增强各国的积极性。

 

面对分歧,中国的角色与责任

 

    保建云认为,在气候问题方面,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大国与中小国之间历来存在矛盾。发达国家经济已经成熟,但可能早期对气候有过不当干预,并对全球气候的变化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且这些变化已些许影响到了我们目前的生活,不过,现在这些发达国家由于经济成熟,在减排技术等方面要相对领先,因此对全球气候变化减排的负面影响也有所减少。新兴经济体早期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对全球气候的影响较小,但由于现在处于发展过程中,毫无疑问会因工业的发展等对全球气候变化产生了一定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所需承担的权力责任与各自利益之间的矛盾与冲突等就会有所突显。

    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是联合国气候谈判中的一个原则,即应对气候变化是全球共同的责任,但由于各国有不同的国情,在具体担负的责任上应当有所区别。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近日就表示,从巴黎气候变化大会预备会的情况来看,依然存在的分歧主要是针对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如何体现。苏伟认为,在区别之前强调共同二字体现了应对气候变化是大家的共同责任,都不能置身事外。

    保建云指出,在下一届气候大会上,这种分歧与矛盾可能还会长期存在。以往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本方面的义务与权力上存在不平衡点,各自拥有不同的观点,存在分歧,而本次气候大会各国自主贡献,是自下而上的,为解决分歧提供了一次契机,从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分歧,或许能找到一个平衡点,一个新的切入点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矛盾的存在并不会阻碍我们寻求解决方案的行动,分歧的存在或许恰恰促进了各个国家协同合作,寻求新的解决方案,并使各国从中学会妥协与协调,让各国意识到自己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以及以后应当肩负的责任与义务。

    习近平赞赏法国政府为筹备气候变化巴黎大会所作的努力。习近平强调,我这次出席气候变化巴黎大会,是希望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坚定支持法国办好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坚定支持大会达成一项适用于所有缔约方的国际协议,希望会议成果体现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构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机制。会议进程体现公开公正,凝聚共识。

    保建云指出,目前的新兴大国,以中国为例,正在发展,虽对全球气候产生了一定影响,但是在历史上对全球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又比较小,在该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权利与义务在平衡的状况下做出自己的贡献,在适当的条件下展开协同合作,共同推动气候问题的解决。

    中国,作为最早向联合国提交国家自主贡献报告的国家之一,已经将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列入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近20年,中国累计节能量已占全球的52%加上最近这两年,应该是52%以上。解振华表示,全球的节能总量当中,中国占了一半以上。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中国自1850年以来的历史累积排放占全球的比重为11%,远低于美国的27%和欧盟的25%;中国的人均历史累积排放更是仅为美国等发达国家的1/10。习近平主席曾表示,气候变化是全球性挑战,任何一国都无法置身事外。”“中国宣布建立规模为200亿元人民币的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用以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

    解振华特别代表明确表示,希望即将召开的巴黎气候变化大会能够达成一个有力度、有雄心、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中方愿意按照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公平原则和各自能力原则,与各方一道积极建设性推动谈判进程,确保巴黎会议能如期达成协议,构建公平合理的国际气候制度。

 

 

 

延伸阅读:

 

五大焦点吸睛

 

    焦点一:能否如期达成历史性的新协议

    回溯联合国气候大会的历史进程,每一次谈判都伴随着分歧、妥协与共识。1992年签订《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简称《公约》),从1995年开始每年举行一次《公约》缔约方大会。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到达成《京都议定书》,从巴厘路线图的形成到《哥本哈根协议》,从坎昆会议到今年的巴黎会议,世界在变化,气候协议也在进化。

巴黎协议将是一个转折的重要标志。在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高风看来,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模式由《京都议定书》自上而下强制减排模式转变为自下而上模式。目前已有160多个国家提交了国家自主贡献文件,体现了各国的信心。

 

    焦点二:如何化解分歧,体现共同但有区别

    就像一场赛车一样,有的车已经跑了很远,有的车刚刚出发,这个时候用统一尺度来限制车速是不适合的,也是不公平的。这个比喻体现了共同但有区别原则的重要内涵。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造成气候变化的历史责任不同,落实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公平、各自能力等重要原则,成为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心愿。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曾提出,发达国家在2020年之前要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排放至少25%~40%,到2020年之前每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并建立技术转让机制。聚同化异,方能相向而行。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等原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的贡献要符合发展中国家的能力和要求。

 

    焦点三:“2摄氏度目标能否具体化

地表温度上升要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是被国际社会公认且关系人类发展的重要目标。目前,160多个国家提交了从2020年到2030年的减排目标。但经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最近发布的《排放差距报告》计算,减排目标加总后大约会减少40亿~60亿吨碳当量的排放。但是,这离“2摄氏度所对应的2030年减排需求,仍然相距120亿吨。

 

    焦点四:发达国家资金承诺如何兑现

今年10月出炉的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出版的气候融资报告指出,发达国家为发展中国家气候行动提供的公共和私人资金在2014年达到618亿美元,高于2013年的522亿美元,但与承诺的1000亿美元目标仍有较大差距。在专家们看来,如何确保2020年前每年1000亿美元目标的兑现,增加公共资金占比,并加大在气候适应上的支持?2020年后的资金支持方案如何确定?这都成为巴黎会议的重要焦点。

 

    焦点五:中国还将贡献什么

巴黎会议召开之前,中美双方已发布应对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美国首次提出到2025年温室气体排放较2005年整体下降26%~28%,刷新美国之前承诺的2020年碳排放比2005年减少17%。中方首次正式提出2030年中国碳排放有望达到峰值,并将于2030年将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比重提升到20%。(来源:光明网)

 

责任编辑:三四五